大公產品

首页 > 财经 > 正文

平心而談\ 四因素致豬肉價大漲 明年下半年有望回落

時間:2019-10-09 04:24:06來源:大公報

  圖:本輪豬周期始於2018年中,已歷時1年3個月,已漲141%\資料圖片

  豬又闖禍了。今年以來,豬肉價格持續上漲並創歷史新高,超級豬周期襲來。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,生產者物價指數(PPI)為負,工業品價格下跌,「拿掉豬以後都是通縮」,只有豬帶領牛羊雞一騎絕塵,衝擊消費者物價指數(CPI),引發通脹擔憂。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穩定生豬生產和豬肉保供穩價的多項措施。本輪超級豬周期的成因、影響是什麼?未來向何處去?為什麼我們控制不了一頭豬?這次有何不同?如何應對?

  「豬周期」是生豬生產和豬肉銷售過程中的價格周期性波動。豬周期的本質是供需關係,需求端總體穩定,關鍵在供給端。中國以散戶養殖為主體的環境放大了價格的波動性。第一,豬肉消費需求從長期看由居民收入水平、人口增長和消費結構決定,短期受季節性飲食習慣、流行疫病、食品安全和消費替代效應等影響。第二,豬肉供給端主要受養殖利潤、政策干預、天災疫病等因素影響。

  當前生豬養殖主要分為兩種模式,即「自繁自養」,典型如牧原股份;另一種是「公司+農戶」,公司提供仔豬、飼料、疫苗獸藥及技術人員支持,待生豬長到出欄體重後由公司負責回收銷售並給農戶支付代養費,如溫氏股份、新希望等。前者佔用資金相對較大,折舊多、獸藥和疫苗費更高,但過程可控;後者佔用資金少,折舊少,有利於剛進入生豬養殖行業的公司彎道超車,但需要支付大額委託養殖費。

  2006年以來,中國大致經歷了四輪「豬周期」,主要有以下特點:一是每輪豬周期基本上在3至4年,下行時間略長於上行時間,主要是因為在下行階段,利潤下行但只要未虧損,養殖戶退出的意願不強;二是每輪豬周期均伴隨疫病助推,但最近的豬周期相較過去明顯存在非市場化的政策因素如環保干預;三是規模化和技術進步導致需要的能繁母豬和生豬存欄量下降,因此新一輪豬周期產能恢復後對應的存欄量將低於前期;四是不同於歷次豬周期,本輪豬周期僅影響CPI,並未傳導致PPI,核心CPI和非食品CPI下行、PPI連續為負,宏觀環境是總需求不足。前三輪豬周期分別均歷時4年左右,上行周期分別為2年、15個月和2年,最高漲幅分別為132.6%、98%和76.6%。

  建議多招並舉增加供給

  本輪超級豬周期,漲幅大、速度快,四大原因:環保禁養擴大化、規模化養殖策略、非洲豬瘟、內生豬周期。第一,近年尤其是2015年以來,環保政策對生豬養殖的影響凸顯。各地紛紛制定了劃定禁養區和區內污染養殖戶搬遷計劃,層層加碼擴大化,一刀切。第二,規模化養殖升級導致散戶大量退出,豬肉供給下降,但仍未改變中國散戶養殖佔比較高、規模化養殖率不高的格局。年出欄量小於100頭的散養農戶數從2007年的8100萬戶,下降至2017年的3700萬戶,降幅54%,而同期年出欄頭數超過1000頭的規模養殖場數量從4萬增至8.2萬,增幅達150%。但是,養殖500頭以下的養殖戶數佔比仍高達99.4%,500頭以上的養殖戶數量佔比0.6%,500頭以上的出欄數量佔全部出欄數不到50%(約49.1%)。第三,非洲豬瘟導致大批生豬受到感染,截至2019年7月,全國共發生非洲豬瘟疫情143起,撲殺生豬116萬餘頭。第四,非洲豬瘟前,上一輪豬周期中積累的過剩產能逐漸出清完畢,新一輪豬周期已經啟動,豬肉價格存在內生上漲動力。

  本輪豬周期始於2018年中,已歷時1年3個月,已漲141%,根據2年左右的上升周期及本輪周期能繁母豬和生豬存欄量過快下滑,或要到2020年下半年迎來價格向下拐點。一是居民豬肉消費需求較大,但能繁母豬和生豬存欄為十年低點,當前供給缺口高達1000萬噸。中國豬肉消費佔全球49.3%,遠高於歐盟的19%和美國的8.7%,國內肉類消費中豬肉消費佔比高達73%,短期內牛羊禽肉難以替代。

  二是中國進口豬肉量長期僅佔國內豬肉消費的3%左右,佔全球豬肉出口的18%。今年以來雖加大進口力度,但仍無法彌補供給缺口。1至8月累計進口豬肉116.4萬噸,迫近去年全年119.3萬噸的總額,累計同比40.4%;5至8月豬肉進口當月增速分別為62.6%、62.8%、106.7%和76%。隨着豬肉進口大幅增加,進口單價也大幅提高,8月達到每千克2.27美元,較年初上漲31.6%,同比為36.6%。

  三是環保政策糾偏和非洲豬瘟疫苗研製需要時間。

  超級豬周期將在宏觀、中觀、微觀上產生較大影響。宏觀上,2008年至今,豬肉價格和CPI指數的相關係數達到0.82,遠高於CPI籃子中的其他商品。豬價上漲將推升食品CPI,同時帶動替代品牛羊肉、雞蛋、雞肉等的價格上漲,拉動CPI,下半年CPI將繼續在3%附近波動,個別月份可能超過3%。但本輪CPI上漲具有鮮明的結構性特徵,核心CPI下行,PPI連續為負,全面通脹的可能性不大。宏觀經濟形勢主要面臨通縮而非通脹壓力,「拿掉豬以後都是通縮」。貨幣政策更多作用需求端而非供給端,因此貨幣政策放鬆不會加劇通脹。中觀上,加速生豬規模化養殖,提高行業集中度;影響肉禽運輸業格局,從活體運輸到冷鮮豬肉運輸,從「調豬」到「調肉」,冷鏈豬肉運輸迎來機遇;對上游飼料產業產生影響,短期降低對玉米、大豆等飼料的需求,價格下降,隨着存欄量上升將帶動上游飼料價格上漲。當前,中國生豬養殖業行業集中度較低,2018年前10大進軍養豬行業的上市企業生豬出欄量共4731.67萬頭,市場份額佔比僅6.82%,龍頭溫氏股份、牧原股份、正邦科技和新希望生豬出欄量分別為2230、1100、554和225萬頭,與接近7億頭出欄量比仍極小。微觀上,低收入群體居民受到豬肉價格上漲影響更大,因此要注意通過補貼的形式降低低收入群體的支出壓力。

  政策建議:一是多措並舉增加供給,穩定豬肉市場供應,密切跟蹤替代品牛羊肉價格並加大投放。建議短期內適當放鬆對生豬養殖業的環保約束,減少不合理的禁養區劃定。加快投放儲備的凍豬肉。扶持前期退出市場的養殖大戶,幫助其盡快恢復生產。此外,應盡快尋找新的豬肉進口市場如巴西、澳洲等,在確保檢驗檢疫安全的前提下,大幅增加進口豬肉數量。

  二是降低豬肉生產過程中的相關稅費和交易運輸等的成本,增加對養殖戶尤其是大規模養殖戶的融資支持。

  三是從需求端重點補貼對豬肉價格上漲較為敏感的低收入群體,建立與豬肉價格漲幅掛鈎的動態補貼機制,補貼人群與低保、貧困戶等名單掛鈎。

  四是從長效機制,進一步提升規模化養殖場在種群選育、養殖技術、檢驗檢疫等領域的水平,提高行業集中度,加快產業轉型升級,提高規模化、標準化、產業化和信息化水平,加強冷鏈物流配送體系建設等,推進生豬「就近屠宰、冷鏈配送」經營方式。

   恆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兼恆大經濟研究院院長 任澤平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