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產品

首页 > 艺文 > 正文

墟 里/改文有感/葉 歌

時間:2020-02-14 04:23:56來源:大公報

  美國高科技公司的大佬說,所謂創新,從零到一遠比從一到二困難得多。這在科學技術領域可能是真的,但對研究工作以寫論文為主的文科人士未必適用。在我的經驗中,改文比寫文痛苦得多。

  去年七月去曼谷開會,寫就發言一篇。之後想改出一篇像樣的學術論文,以為底子打好了,總比「白手起家」容易,不料花的時間、精力遠超預期。文章半年未看,再從頭翻閱,論點、論據還有印象,但段落、句子之間的邏輯業已模糊,回頭看漏洞百出。一動筆,改好了前面後面也要改,有時改到後面,發現前面還沒交代清楚,又得回頭再改。原文二千多字,改好後五千多字,雖只加了兩千多字。但反反覆覆,前後花了一周時間,平均每天寫四百字。我改文大約只有寫新文速度的一半。

  當然,速度不是一切,質量更加重要。論文要嚴密、順暢,牽一髮而動全身,不可馬虎。改文章更要一個個字摳,一段段文過。這次改文的經歷讓我更深理解了「曲不離口,拳不離手」的道理。古人說:三日不讀書,便覺面目可憎。這話聽着可能有點矯情。但三日不寫文筆頭發澀,腦筋生銹我深有體會。再有,西人說「值得做的事情就值得做好」也是至理名言。當初起草會議發言稿時如果多上點心,寫好一篇六七千字的論文,之後再修改可能會方便些。比起擴寫,刪改能更輕鬆一點,當然患有選擇障礙或極度敝帚自珍者除外。

  最後,還不得不慶幸如今學術休假,每日能集中精力專攻一項事務,而不是千頭萬緒,掣肘頻頻。說到底,能找到時間安心寫作就是福緣。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